Jump to content
Happy Birthday Singapore

Being a slut in sauna


Guest Guest
 Share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男子汉
On 3/21/2020 at 1:49 PM, Guest Guest said:

Anyone still being a slut in sauna?

 “我本是男儿郎, 又不是女娇娥”

为何男人会喜欢玩弄我的肉体?

为何我那么不争气,虎背熊腰,却心甘情愿弯腰,伏地,趴床,做他们的女娇娥?

我说我是男儿郎,那是男欢男爱,

他们却要屌我,逼我做男欢女爱的交配,"你要男欢男爱,回家找你老爸去男欢男爱吧,本大爷要的是操你的骚逼,摸你的大奶。"

我只能忍受被他操,可是偏偏又有那莫名其妙的爽吖,我不想配合他,我不想呻吟,我不想做女娇娥。

是他逼我做的,你奶奶的,我不想配合也情不自禁地扭屁股,低声呻吟也是呻吟,引来他那猥亵的眼神看着我的堕落。

我翻身避开那猥亵的眼神,却是换姿势让他从后门捅我的屁股。

不必眼神交流,却有更加激烈的肉体冲击,他如野兽交配那样骑在我的背上。

 “我本是男儿郎"已经是化为灰烬,那种骚配合的"女娇娥”已经是超过名声的事实了。那低声下气的呻吟,那接受现实的眼神对视,那把肉体奉献给他的淫贱配合,那个在镜子里面的人被屌到摇摇晃晃的,我只能愧对自己的男儿郎的肉体让别人蹂躏。

 

死去活来的翻云覆雨的交配过后,他拍拍屁股就走了。头也不回,眼角也不瞥。我。。到底做了什么敗风伤德的事情,全身上下都是粘稠稠的精液和汗水。就像是粤语残片那种被男人摧残的画面,风雨交加,雷声霹雳,男人失去的膝下的尊严,如女人失去贞操那样,因为 “我本是男儿郎, 又不是女娇娥”已经不再是属于我了。他把我那珍贵的东西躲走了,也像粤语残片那样不屑一顾地走了。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22 hours ago, Guest 男子汉 said:

 “我本是男儿郎, 又不是女娇娥”

为何男人会喜欢玩弄我的肉体?

为何我那么不争气,虎背熊腰,却心甘情愿弯腰,伏地,趴床,做他们的女娇娥?

我说我是男儿郎,那是男欢男爱,

他们却要屌我,逼我做男欢女爱的交配,"你要男欢男爱,回家找你老爸去男欢男爱吧,本大爷要的是操你的骚逼,摸你的大奶。"

我只能忍受被他操,可是偏偏又有那莫名其妙的爽吖,我不想配合他,我不想呻吟,我不想做女娇娥。

是他逼我做的,你奶奶的,我不想配合也情不自禁地扭屁股,低声呻吟也是呻吟,引来他那猥亵的眼神看着我的堕落。

我翻身避开那猥亵的眼神,却是换姿势让他从后门捅我的屁股。

不必眼神交流,却有更加激烈的肉体冲击,他如野兽交配那样骑在我的背上。

 “我本是男儿郎"已经是化为灰烬,那种骚配合的"女娇娥”已经是超过名声的事实了。那低声下气的呻吟,那接受现实的眼神对视,那把肉体奉献给他的淫贱配合,那个在镜子里面的人被屌到摇摇晃晃的,我只能愧对自己的男儿郎的肉体让别人蹂躏。

 

死去活来的翻云覆雨的交配过后,他拍拍屁股就走了。头也不回,眼角也不瞥。我。。到底做了什么敗风伤德的事情,全身上下都是粘稠稠的精液和汗水。就像是粤语残片那种被男人摧残的画面,风雨交加,雷声霹雳,男人失去的膝下的尊严,如女人失去贞操那样,因为 “我本是男儿郎, 又不是女娇娥”已经不再是属于我了。他把我那珍贵的东西躲走了,也像粤语残片那样不屑一顾地走了。

 

姐姐您可有出淫书?

 

笔名是啥?

鍾意就好,理佢男定女

 

never argue with the guests. let them bark all they want.

 

结缘不结

不解缘

 

After I have said what I wanna say, I don't care what you say.

 

看穿不说穿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男子汉
On 3/27/2020 at 11:50 PM, fab said:

 

姐姐您可有出淫书?

 

笔名是啥?

天生我男儿身必有用,给男人用,

千屌操尽还复来,东方不败算什么,

 

他有绝世武功没人敢碰,可是人人想杀他,如果他失去武功就必定死。

 

我有虎背熊腰,没有人敢碰,可是人人想看我被操,

如果我心甘情愿地堕落,必定死在那些渣男的屌里,而且死得很惨,可是千屌操尽还复来。

 

你可别叫我姐姐吖,这是那些臭男人用来嘲笑我失去男人尊严的鄙视。他们要玩女人又何必来找我呢?我不愿意作女娇娥又何必心甘情愿弯腰挺臀呢?大家都在作假,可是肉体的生理需要总是骗不过。大家的作假就是心理上不平衡,造成言行不一,用肉体上的粗暴来个蛮不讲理。。"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去找女人,我要把你当女娇娥,操了你就是霸道,不需要讲逻辑"。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男子汉

粗壮的大腿,丰满的臀部,是我经常锻炼跑步的骄傲。

如往常一样,我跑步到偏僻的小树林的深处,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如果不是那些蚊子,我早就把衣服脱了来清凉。

 

看看周边没有人影,我拉下薄薄的短裤和底裤,把开跑之前喝的水解掉。这个时候发现好像附近有声音。原来在旁边阴暗的丛林中有人在。

他妈的,那些死蚊子咬了我的八月十五,不偏不倚,就在那暴露的股媾。

没错,我没说错,是交媾的媾。

 

那个男人在我正在分散注意力弯腰抓痒的时候,已经像无影忍者那样在我的身后假借故替我抓痒。他的无声的快令我吃了一惊。来得实在是太突然,我的本能反应泼开他的手。他的身手就是快,拍不开反而如盲侠忍者太郎的剑那样狠又準的插进我的心取我的命。唉,老天爷真是在开什么玩笑吖,我本男儿郎,他偏偏在我的肉体的最深处免费送了我欢乐年年的花心让我花开富贵。

 

说花开富贵,因为我在同志朋友面前死都不肯承认被男人屌,他们就用花开富贵来嘲笑我,还酸我年年欢乐花开富贵,还唱花心给我听。起初我竟然笨到问什么是花心?他们说玩飞镖就是要插到那个心。哦,原来如此,在比喻我被男人插,我也不想跟他们吵架。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有更加淫的意思,那是说女人的骚G-spot。他妈的,同志的bitchy 实在是最狠毒。

 

这次真的是花开富贵了,他命中目标直导黄龙中花心。那花心是我的死穴,万万不可让别人点中,一中我立刻就有反应,哼一声中招的"啊。。。",微微颤抖,全身僵住了,那不争气的穴情不自禁地又夹又吸的欢迎光临。

 

它一入门就是搅乱到我脚软了,我赶紧把身靠前,用手托住旁边的树干。我气喘吁吁,他也在我的耳边气喘。他开始脱我的上衣,我摇摇头指那些蚊子。他在我的手上喷了些他在用的香蚊液。我们知道那蚊液的有效作用很短,我也就不假装什么男儿郎了,让他快脱,也乖乖地等他也脱了,穿上雨衣。

 

他武艺高超的把我的头发揪住,踢开我的双脚,替我抹一抹油,拉起我的臀部更翘起让弯腰鞠躬更深,来个花开富贵。两个大男人就在野林中如野兽那样交配。他线条精瘦的肌肉,我线条丰满,尤其是那丰满的臀部和胸部。拍了响亮,捏了富有弹性,操了有啪啪啪响。

 

他的激烈的冲刺令我开始招架不住了,他还如狗公那样骑上我的背后。这泰山压顶,我脚一软就趴到地上。顶天立地的男儿郎,弯腰又弯腰,虎背熊腰什么艰难都能够扛得起,偏偏就为后面的陌生人折腰俯首做女娇娥,趴地不求饶,只求能够安乐死,死去活来的死。

 

如果不是地面杂乱不平,我还想四脚朝天地受死。现在只能做牛做马让他骑。高手过招,很快就分胜负。他发泄了他的兽欲,伸个懒腰,纸巾抹一抹,给我喷了一些再会的蚊液,拍拍屁股就走了。几番翻云覆雨后,我才知道背着他是你奶奶的累,而且累到我连腰也直不起来了。

 

我只好慢慢地扶着树干起身找散在地上的衣服。他妈的吖,沾污了雑土又有微小的爬虫。我这才发现他用完了我的纸巾。我的屁股后面的淫液,他赐给我背后上的精液,衣服上的脏污,身上的汗水,要如何处理吖?

 

看来我必须找找那里有水来清洗。只有在树林外面才有。刚刚才爽到翻天,现在的头痛烦恼,我实在是累到不想去思考了。这浪费时间的犹疑,又发现有人在附近走过。看他手上拿着一瓶水,反正他是男人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过去向他借点水。

 

他先是被我的裸体愣了,然后还是借水瓶给我。我才发现自己要在这个陌生人面前自曝丑。他妈的,真希望他也是基佬还不至于那么糗。但不是年年都会花开富贵吖,虽然他是直男可是见过世面多了,所以他也没有什么感觉大惊小怪的。现在的资讯网发达,男男之爱他也应该很明遼。

 

但是当我用水抹自己的屁股后面的时候,他却张口咂舌看呆了。人影疏少的树林竟然有个裸汉来借水,已经是够奇事怪异了,堂堂正正个虎背熊腰的大男人竟然洗屁股后面?寡言稳重,见过大世面的他,也禁不住地要问,"你。。你。。那。。那。。?"

 

那。。了半天,他还是说不出口那些侮辱我的男性尊严的问话。我也无脸跟他对视来回答。我转身不想看他却把洗屁股后面的让他看得清清楚楚。而且我还必须弯腰挺起翘起屁股来洗,那被操到翻开口的淫洞,暴露无遗。

 

好奇的猫,一看稀奇古怪的事,好奇害死了他的尴尬,他所以不管异男不碰基佬的潜规则,把脸也凑近来看更清楚问,"你这么大只佬也有花心吗?"

他妈的吖,难道他看得那么近以为真的看到花吗?喔,我那膨胀红肿的菊花残了的事实。我无言以对,我羞耻,我堕落,我的屁股后面都已经给你看到那么清楚了,你就别再问了,好吗?

 

他的猫爪轻轻地挑戏我的胸部的大奶。异男就是喜欢大波。他不是喜欢我的人,他只是好奇既然我有花心,那么我的大奶是不是一样也是像女人的一样敏感,轻轻一挑就有反应?他妈的吖,我的那喘气的深呼吸,低低微微的呻吟,他知道是了,那捏一捏会不会。。。?他来真的捏,我全身软了。。。我开始滴水了,那摇摇欲坠的的银线挂在鸡吧上。。。

再这样弄下去,他妈的,会发生人命的。

花心,大波,然后?我实在是受不了,轻轻用手划过他那鼓起的一坨肉。那时候他才惊觉地发现自己的尴尬反应,就急急忙忙夺回自己的水瓶,拍拍自己那坨肉不让它明显,赶快走了。

反正我已经洗够了,还是要谢谢他。好彩他不排除基佬,所以我出丑的那点点的羞耻也无所谓。我知道我去轻轻用手划过他那鼓起的一坨肉是我的无耻,可是是他挑逗我在先。他又不是刚才那个男人那种帅气又肌肉形的,可能真的是他的随和善良内在美吸引我吧?

 

 

Link to comment
Share on other sites

  • 2 months later...
Guest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please sign in.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Share

×
×
  • Create New...
counter